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嬌軟小山神請留步:瘋批道長已馴服 愛下-第五十九章 鎮妖血讀書

嬌軟小山神請留步:瘋批道長已馴服
小說推薦嬌軟小山神請留步:瘋批道長已馴服娇软小山神请留步:疯批道长已驯服
曹集闻言,却是脸色一变。
赵甘塘见他神情,不由得咽了口口水,难道曹集看出他这是在试探那狐妖的位置了?
“赵兄不会真的看上我家夫人了吧?”曹集问道。
赵甘塘眼神微滞,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完美 世界 官網
“赵某怎可能是觊觎朋友之妻的人,赵某只是觉得既然是出去下馆子,那便就都一起么,人多才热闹。”赵甘塘随意找了个借口。
“我夫人今日身体不适,还在府中休息,就我们二人出去吧。她一个妇道人家若是在场,我们也喝得不爽快。”曹集笑笑,眸中总涌动着些赵甘塘看不懂的情绪。
赵甘塘闻言,点了点头。此一番对话已然够了。
那狐妖确实还在府上。只是那狐妖为何要跟曹集说自己身体不适?昨日陆道长回来与他阐述去花间楼捉狐妖一事的时候,也没说他们伤到了那狐妖啊。
赵甘塘与方儒带着曹集去了酒馆,且叫了许多好菜好酒,只准备多拖延拖延曹集。
之前躲在暗处的陆威风、邱凛凛、段庭之三人见着赵甘塘离去,便立即翻身爬入曹府高墙。
穿越之爆笑無良女 嵐
曹府上空漂浮着一股浓烈的妖气,陆威风却并不惊惧。这狐妖尚未学会隐藏自己身上的妖气,就说明她的修为还不算高。只要小心一些,不要再中她的媚术,其妖便可诛。
不曾想,他三人刚入内府,便迎面撞上了那狐妖。
那狐妖穿着一身水绿短袄,发上一只翠玉簪,妆容清淡,浑似大家闺秀,竟是与他们昨夜在花间楼所见的妖媚模样全然不同。
那狐妖见着他们,眸光一紧,飞身就要走。
陆威风飞出七星宝剑,重重击打她的额头,使她跌落在地。
“你们究竟是谁!怎么老跟着我!还找到曹府来了!”花媚跌坐在地,愤愤然瞪着他们。“这回还带了个姑娘来。”
邱凛凛上前,且同她说道:“我们才要问问你是谁,为什么会在曹府缠着曹大人呢!说实话,你不是丞相家的千金吧?真正的丞相千金哪里去了?”
“关你们什么事儿。”花媚真是气急了,这几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。
“你说不说!”邱凛凛掏出小匕首,抵在她脖子上问道。
花媚脖子僵了僵,而后看向段庭之道:“我要跟他说,你让他过来。”
这三人之中,就是那位公子看起来最好说话,法力也最低。花媚对阵段庭之,还是有机会逃走的。
段庭之闻言,缓然走到花媚身边,道:“我过来了,你可以说了吧?”
花媚瞥了眼一旁的邱凛凛,而后又朝段庭之道:“我只偷偷告诉你一个人。”
“事儿真多,你到底说不说!”邱凛凛气急,手中握着的匕首,竟是不自禁划破了花媚柔嫩的肌肤。
“无妨,凛凛,你先在一旁等等。”段庭之拦住邱凛凛,轻轻推开了她抵在花媚脖子上的匕首。
邱凛凛不解。这狐妖就是想要耍手段,怎能轻易如了她的意?
陆威风上前,且将邱凛凛拉到了一边,附耳同她说道:“且看看她有什么手段,也看看你们段司部究竟存了什么心思。”
邱凛凛无奈,却还是担心那狐妖耍阴招,伤了段庭之,便只能死死盯住那狐妖的每一个动作。
花媚同段庭之招了招手,示意他俯身一些,让她好同他耳边私语。
段庭之俯身。
花媚却是双眸微动,眼底闪过一丝过而无痕的红光。
段庭之知晓她是又用了媚术,便立即闭上了双眼。“你真当我会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?”
花媚见此,只好忽现出身后赤色尾巴,化作一道尖刺,直朝段庭之而去,似乎下一刻就要将他身上戳出一个血洞子。
段庭之立即闪躲,身前却还是被花媚的尾刺划开了一道清浅的伤口。
“啊——”段庭之还未叫疼,那花媚却是忽然倒地,痛叫着打滚。
火爆醫妃:魔尊搶親先排隊 小說
只见着花媚的赤尾尖上,沾到了段庭之血液的那部分皮毛升起一丝黑雾,发出阵阵焦味。
段庭之看了眼地上打滚的花媚,又看了眼自己胸前的伤口,眼中闪过一丝光亮。
血可制妖,这难道就是那个紫衣女子口中所说的力量吗?
本抱着双臂在一旁闲看的陆威风见此,恍然垂下了双手,背脊一僵,眼中竟露出了毫不加掩饰的震惊。
修行多年的道士都未必能习得镇妖血,段庭之是怎么突然习得的?
段庭之平日的水平他都看在眼里,其道法根基不稳,如此凶险的镇妖之血流淌在他身体之中,恐不是什么好事。
段庭之唤出法索,将那狐妖束住。
法索悠长,其间力量竟是比之前高了一倍不止。
“放开我!”狐妖慌了神。这小公子怎比昨夜厉害这么多?
“段司部最近道法精进了不少啊,不知是学了哪本道书?”陆威风出声试探他道。
滚动的桃子
段庭之抬眸,同陆威风相视,却久久不曾回答陆威风的问题。
“我什么都告诉你们,你们将我放了!”花媚见着自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,便立即服软求饶。
段庭之闻言,长眉舒展,且转身问她道:“真的丞相千金哪儿去了?”
“死了。”花媚回道。
“今日在百香阁发现了一具无心尸体,那可是你干的?”邱凛凛又问他。
“是我。”花媚认下。
陆威风闻言蹙眉,今日的一切好像都太顺利了些,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。这狐妖虽将罪行认下,但其中细节却是一点都没有提及,恐就是想浑水摸鱼,让他们赶紧把她放了。
都是黑丝惹的祸2
酒馆之中,赵甘塘、方儒与曹集相对而坐。
三人吃着酒菜,却鲜少交谈。赵甘塘之前同曹集说的那句‘我与曹大人一见如故’也分外像句笑话。
曹集匆匆吃了些饭菜,便起身准备离开。
“赵大人,曹某还有公务要处理,便先行告辞了。”
赵甘塘见他要走,抬首看了眼太阳。现在时辰尚早,陆威风那边未必已经将那狐妖捉住,恐还需再拖延些时辰。
“曹兄留步,再与我喝两杯吧。”赵甘塘起身,拉住了曹集的衣袖。
曹集皱起眉头,感觉到了不对劲,便执意要走。“曹某真的没有时间多待了。”
曹集转身,甩开赵甘塘的手,迈步就要离开。
慌乱之中,赵甘塘同他喊道:“你夫人是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