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 起點-第九十四章 我家神夫有點瘋,野得明目張膽讀書

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
小說推薦炸!選秀直播,我劈的瘋批是頂流炸!选秀直播,我劈的疯批是顶流
“司雷之神何在?”九层天无数道声音回响着。
连历来无为而治,极少现身的天道,都背负着手,俯瞰着发了狂似的江明野。
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六界尊者也纷纷前来凑热闹。
一时间,晦暗的魔界妖气,仙气滚滚,都在找那个平日里执法无情利落的——
凤凰爱史
司雷之神,
她……
躲在狂徒的胸口嘤嘤嘤啊!
白釉是个要脸的老神仙,逃避虽然可耻,但是有用!
她鸵鸟一样,又往他怀里躲了躲。
“哈哈哈,”
江明野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几团妖异的红,眼底的血色更甚,猖狂地无法无天。
他一把将怀里的人拉了出来,掐着她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,一手揽着她的纤腰,一手掐着她的脖子,那是一个绝对占有的姿态,
两片滚烫的唇,狠狠吻上了她饱满的樱唇。
“嘶——”
“呦嚯?这戏,绝!”
“他不是雷神的人间小白脸神夫吗?现在又在这么多人面前和谁激吻呢?”
“渣男贱女!”
“堂堂雷神居然瞎了眼!找了个劈腿渣男,要是我,我就一锤子劈死他!”
“呦呦呦,真没眼看!现在的人谈恋爱都这么辣眼睛的吗?”
“咳咳,我先去处理公务了,麻烦……录像丢我QQ……”
“我去,那个侧脸,怎么那么像……”
“我了个大去,分明就是雷!神!”
“她三她自己?”
六界尊者公务过于繁重,这点调剂实在有趣,纷纷议论起来。
一吻,窒息又腿软。
白釉极不习惯这种心身不受控制的感觉,整个人趴在他身上,气喘吁吁。
六界全体错愕,惊掉下巴那种。
白釉缓了缓,直起了身子,藏也不藏了,反正都大家都看到了,她便光明正大地转头,对着所有人勾魂一笑,
“见笑了,我家神夫有点疯,野得明目张胆,不怎么拿大家当外人……”
“诸君莫要不懂分寸,该滚的,就滚远点!”
白釉一身神力被金针暂时封住,一声清呵半点威力也无,像是一只被卸了爪子的小野猫,呲着小奶牙装大尾巴狼。
“倒还没见过雷神这般模样,着实有趣。”
“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,肿么办?”
“是啊是啊,雷神这般模样,倒像是比举着锤子劈人的杀伤力更强一些。”
六界众人议论纷纷,江明野苍白的脸色,瞬间滚起骇人的魔气,浓烈灰雾从眼眶向全身不断蔓延,
“我家釉釉让你们滚!”
他手中的无情剑一声龙吟长啸,九天震荡,六界众人的远程看热闹的画面被飓风直接搅乱,目光凶狠如野狼,紧紧盯着至高九天上的天道。
“庶子猖狂至斯,妄杀魔尊,还对六界尊者不敬,轻践六界尊严,今日若是不将你打入无间地狱,还不知要狂到何种地步!”
风神松渊身后清风涌动,痛斥完江明野,便高呼一声,
“风神殿,雷神殿,列阵!”
风神的执事们乖巧地听话,风神大阵已成,雷神殿的八个刺头儿,一个个像是耳聋了一样,暗自揣摩着自家真神的意思,怎么可能轻易被风神调遣了去?
“杀了个魔尊而已,我有什么错?”
江明野横剑在前,护着白釉,孤绝地对峙着漫天的神明,
“他辱我爱妻白釉,就是罪大恶极!死不足惜!”
“天道不为,不仁,不慈,轻纵恶魔,视天理公道为刍狗,放任恶魔为非作歹,我便执剑除恶,天不能予我公正,我便……执剑!斩天!”
话音一落,风静了。
世界静默,天光晦暗,只留有一道九天而来的剑光,和一声愤怒不甘的剑啸。
“轰”一声。
风神殿,阵破。
花样梁祝
他的身影已经跃至九重天之巅,寒戾带着滚滚魔气的剑光,照着他的昳丽容颜,犹如艳鬼妖孽。
“嗤”的一声刺耳的破空声响起,他的剑尖向着天道直直奔去。
天道背负着手,依旧没有动,像是个藐视人间的雕塑。
司雷殿的八大执事却一个个地列阵在他的周围,做他最后的防线。
雷神殿,进攻时,是最锋利的刀剑;
防守时,是最牢固的血肉铠甲。
白釉如果没有被金针封住神格,她会是站在天道身前的第一道盾牌。
现在白釉没有神力,司雷殿的执事们却按照规则,以血肉之躯,保护着天道。
江明野的剑极其锐利,与阿肆的雷击相撞,爆炸出耀眼的火花。
他于人间无敌,那是万年前的事情了。
对上任何人或者神,只要他想杀,就一定能斩于剑下!
“江明野!”
白釉毫无神力加持的声音在神明的战斗中,微小如尘埃蚂蚁,但是却无比清楚地传到了他的耳畔,
“你敢伤我司雷殿?”
江明野——
不敢。
他知道白釉什么性格。
再说,他杀他们做什么?
他要杀的,从来只有一个——
天道!
手中长剑横握,一道劲力将八大执事震飞,整个人如同彻底走火入魔,状若疯癫,惊天一剑,山河动荡!
星辰和日月彻底乱了,东方的天空之中,皓月与旭日居然同时升起。
大逆不道,无法无天,世界最高规则都被他一人搅乱!
电石火光之间,他眸中火焰狠狠盯着的那个淡然自若的天道不见了。
在天道与他剑尖之间,
是一袭绛紫色华贵神袍。
她赤着足,踩着天边波云诡谲的气浪,毫无畏惧地站在他的剑下。
眸中绚烂的浓紫和神圣的洁白不断争辉,连江明野也不知道,临时拔掉金针,恢复神格的她,到底几分是无情的神明,几分是他的釉釉。
“躲开!”
江明野的剑意根本拦不住,甚至连他自己都收不住了,数万年的修为倾注于此,魔功又或多或少地泯灭了他的人性。
现在的他,只想杀戮。
将一切不公,不仁,不如意,全部斩碎!
“不,”白釉纤细的身子站的笔直,像是一支出鞘的长剑,又像是牢固的城墙,她的声音冰冷淡漠,
“江明野,若想杀我父亲,请踩着我的尸体过去。”
“如此不仁不义之人,你为何要护着?连你都不愿守护最绝对的公正吗?”
“在你心中父女之情,就能超过他身为天道的失职吗?”
“司雷之神到底是裁决公理?还是他手下的一条会咬人,会护主的狗!”
白釉没有回答他,也没有动,保护天道,是她信奉了数万年的使命,不用思考,不容质疑,全是本能。
“哈哈哈……”
江明野凄怆地笑了,灭世一剑,剑意斩天,摧毁万事万物,一往无前,收也收不住……
那,
就一起毁灭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