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救命!王妃又在裝嬌弱了 愛下-第97章 王爺撞見女主金屋藏嬌(1)看書

救命!王妃又在裝嬌弱了
小說推薦救命!王妃又在裝嬌弱了救命!王妃又在装娇弱了
“王妃?王妃您在屋里吗?”
锦桃一进院子就听到关门声,她脚步微微一顿,有些警惕地盯着紧闭的房门。
怎么一有人进来,那房间门就突然关上了呢?
不会有歹人闯入院中,挟持了王妃吧?
她抬手示意身后的人停下,自己麻着胆子小心翼翼靠近房间。
南宝姝在屋里听出了锦桃言语之中的小心翼翼和丝丝试探,一边赞叹这丫头的警惕,一边淡定地回答:“嗯,在呢,有些口渴,进屋找水喝。”
低头瞅了一眼巨蟒这庞然大物,南宝姝不希望锦桃进来,又说:“你去找庙里的师父拎一壶凉茶来,让我二哥把我的行囊抱进来。”
锦桃一听王妃让二王子进去,顿时安心了。
不管让她进去还是二王子进去,只要王妃能让人进去,就证明里面没有刺客歹人,王妃是安全的。
不过——
“王妃,二王子方才在寺庙门口跟人聊了会儿天,不知怎么就兴冲冲领着几个南疆侍卫跑去后山了,他不在这里。”
锦桃在台阶下禀告。
房里的南宝姝听到这话,无奈扶额。
知道她蛊王体质的二哥居然不在,还领着人跑去后山了,啧,二哥恐怕是听人说起了巨蟒的事,去后山找巨蟒了吧?
那她能让谁进来帮她?
垂眸思考了一瞬,南宝姝想到了另一个人选。
周春生。
周春生也是蛊王体质,能暂时帮她压制一下巨蟒,她出门去将人支开。
于是南宝姝又跟锦桃说:“那你让周春生抱行囊进来吧,你去沏茶水,我口渴得紧。”
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
锦桃应了一声,转身去院门口让奴仆们各自忙活。
她叫住周春生:“主子让你进去,你要是会整理床铺,就替主子把床铺铺好。”
周春生连连点头。
他接过大包裹,走向南宝姝的房间。
房里的南宝姝听到外面的动静,放下心来,转身往内室走。
这么大条蛇杵在门口,一开门就会被外面的人看个正着,得把蛇藏在里屋才行。
幸好巨蟒足够听话,她一转身走向里屋,巨蟒立刻亦步亦趋跟上,游窜着跟她一块儿走进内室。
很快,房门口响起了周春生的声音:“主子,我推门进来啦?”
南宝姝在里面应声:“进来吧。”
周春生小心翼翼推开了门,往里瞧了一眼,没看见主子,却有一丝淡淡的腥气冲鼻而来。
他下意识皱紧眉头,这是什么气味?
怎么仿佛有些熟悉……
他将疑惑藏下,怀揣着一丝丝奇怪的心思,抱着包袱走进屋里。
刚一跨进门,他就听到主子在里屋低声说:“将门关上。”
周春生一愣,心中的奇怪越发浓烈了。
主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?
他很听话地转身将门关上。
想了想,还插上了门闩。
做好这一切以后,他站在门后,望着里屋的方向,轻声唤道:“主子?”
南宝姝在里面说:“你把包裹放桌上,捂紧自己的嘴,不管看到什么也不许出声,做好心里准备就一步步慢慢走进来。”
“!”
周春生听到这话,顿时背脊一紧,头皮发麻。
主子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啊!
神神秘秘可可怕怕的!
他哆嗦着手将包袱放桌上,然后听话的捂住自己的嘴,尽力做好即将面对任何可怕东西的心理建设,然后才一步一步,慢慢走向内室。
刚一靠近内室,周春生就看到了里面的东西!
尽管他已经尽力做好了心理建设,可他,还是被吓住了!
幸好他捂住了嘴,不然他怕是要尖叫出声了。
他死死咬着手指,瞳孔紧缩,眼睛发直地盯着那东西!
蛇!
有成年男子腰肢那么粗的蛇!
重生風流廚神
而且还浑身花花绿绿一片斑斓,这一看就是有剧毒的蛇啊!
难怪刚刚他一进门就嗅到了淡淡的腥气,蛇身上不就是有腥气么,这么大一条蛇,腥气能逸散满一整间屋子,也不足为奇了……
从看到大蛇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后,周春生连忙紧张地看向南宝姝,压低嗓音一迭声问道:“主子,您还好吗?它有没有伤到您?您怎么不让其他人进来?这么大一条蛇,应该让大家进来赶走它啊!”
南宝姝含笑看了眼周春生,然后抬手轻轻拍了拍大蟒蛇的脑袋。
大蟒蛇从周春生进来就陷入了迷茫中,它睁着碧绿的竖瞳疑惑地望了望周春生,然后又扭头望南宝姝,再继续迷茫扭头盯着周春生,看完又扭头看南宝姝……
它整条蛇都是懵逼的。
它身边这个是强大的蛊女大人,血液里散发着对它们五毒最致命的吸引力,可是,可是怎么对面那个人好像也有一点点类似的血脉?
对面那个人也对它有一种淡淡的吸引力。
所以它才会迷茫地盯着南宝姝和周春生,分辨不清楚谁才是它真正应该投效的蛊王血脉。
这会儿被南宝姝拍了脑袋,巨蟒迷茫的眼神一收,立刻乖乖巧巧往南宝姝身边挪了挪,显然打算投效南宝姝了。
“你看它有没有伤到我?”
南宝姝瞅了一眼巨蟒乖巧的样子,低声对周春生笑道。
周春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南宝姝,整个人都是震惊的!
啊啊啊他家娇软无害的王妃,怎么会懂得驭蟒之术,竟然能让这么吓人的巨蟒乖乖守在她身边!
正常女子看到这么大一条巨蟒,不应该吓得花容失色甚至晕厥过去么?
为什么王妃这么淡定,这么霸气?
南宝姝笑着跟周春生招了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周春生畏惧地看了一眼巨蟒,硬着头皮一步步往南宝姝身边挪。
等发现巨蟒并没有攻击他的意图之后,他才稍微放下心来。
他看着南宝姝:“主子?”
南宝姝低声说:“你先别问这条蛇是怎么回事,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安抚住它别让它在屋里闹腾出大动静,然后支开外面的人,让它悄然无声回到后山去。”
周春生瞅了一眼巨蟒,偷偷想,这么大条蛇为什么要放它回去,就地杀了可有一百斤肉可吃呢。
但是他没敢说出来。
身为小厮,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,主子不想在佛门杀生,他照办就行了。
他点头:“主子需要我做什么?我都听主子的。”